第416章 意外來客

    諾,出門遇到了古怪的人。

    林若倒不是對那個人的厭惡,更多的卻是一種不想接觸。

    就剛才那人身上那華貴的氣質,怕是這城里的顯貴之人。

    這些人多數知曉甚多,且心思縝密,他把自己多說一些話,讓他們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本身他這么出來游玩已經是冒大不諱,在到時候我能上一些是非的話,耽誤了最重要的事,可謂是前功盡棄。

    等到晚上這邊白常寧回來的時候也不疑有他。

    反而是沖到自己的床頭,摸尋著那一個放置雪葉冰茶的小盒子。

    “你這不在家,可沒有喝了我那雪葉冰茶吧。”

    林若沖著白常寧翻了翻白眼:“我是這樣的人嗎?”

    那邊白常寧如果不說起來,你若還真忘了白常寧的雪葉冰茶。

    這會兒臉上不免露出可惜之色。

    而白常寧看著林若臉上露出來的表情,沉聲說道:“你就是這么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林若不予回答,心中嘀咕,你說是就是吧。

    不過他是真忘了,若是記得的話,說不定會泡上一壺雪葉冰茶。

    他下午匆匆的回來,一是趕緊逃離那一個古怪人的旁邊,二也是生怕白常寧發現他擅自出去,怕聽到白常寧那止不住的嘮叨。

    有一次,他不幸做了點錯事,而那一天白常寧那嘮叨的,差點讓他的耳朵長繭。

    至此以后,他就盡量不碰到白場景的忌諱之處。

    “對了,拍賣會好玩嗎?”林若這邊趕忙轉移話題。

    “不咋滴,有些無聊,不過倒是看到了莫山那氣急敗壞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聽到白常寧這么說,林若突然有了些興趣。

    他和莫山之間本無仇隙,但是奈何那一天莫山看見他的樣子太過囂張,那宛如殺人割喉的手法。

    饒是任何一個人看了都不會覺得舒服。

    若不是害怕暴露行蹤,他怕是要和莫山直接交手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我去不了,要不然我倒是真想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總有機會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!!!”

    林若知道白常寧說的這機會是什么機會?

    他只要能洗刷掉自己的冤情,那么他就可以向莫山找回自己的場子。

    但是這一點怕是有些難。

    這薛望祖這邊還不知道他們的底細,對待白常寧也一向是以禮相待。

    這就是薛望祖的處事方式。

    永遠不會把事情做到絕對,若是可以拉攏到對方,便千方百計的去拉攏,若是要對方亡,便要不顧一切的想盡辦法讓對方亡。

    而現在薛望祖應當是覺得白常寧是一個可用的人才,這才對白長你如此厚待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們這么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,薛望祖遲早會找上門來,而我和他終有一次見面。”林若這邊卻開始擔憂道。

    南召過來的時候,林若這邊還會出面一下。

    而薛望祖每一次過來探望,都被他們拒于門外。

    雖然每一次的理由都能讓人信服。

    但是問題是這并不是長久之計。

    薛望祖一定會懷疑到他們這邊來。

    上一次薛望祖的侍衛過來送請帖,那雙眼神不住的往里面看,很顯然是要看出一點端倪來,這若是沒有薛望祖的授意怕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林若的擔憂,白常寧也不是沒有想過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了又能怎么樣?

    我們兩個人千辛萬苦的進來,就是為了等待接引他們進入星沙城皇城里面的那個人。

    而現在若是離去怕就是要功虧一簣。

    他不想也不愿,所以為今之計只有能拖就拖。

    樓下的人現在顯然心情極為舒服,把酒言歡,樂不可支。

    討厭莫山的人不少,而莫山可能也知道現在酒店里面的環境,遲遲不回來。

    酒至正酣,卻突然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樓上的林若和白常寧習慣了樓下的吵雜。

    這驀然停了下來,兩個人俱是一愣。

    白常寧走到門口,推開門,站在欄桿之上,一眼望下。

    手把在木欄桿上,木欄桿涂了漆,這段時間屋內也有些潮濕,漆上盛著水,手有些打滑,顯得有些抓不住,差點整個人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原本整個環境里安安靜靜的,他這一出場鬧出了極大的動靜。

    眾人立馬將所有的目光轉向于他。

    白常寧帶著面具,卻掩蓋不住自己現在的尷尬,只能呵呵一笑,對著底下人說道,你們繼續。

    他將手從木欄桿上移開,筆直的站在走道之上。

    這樓底下多了一個人,氣度非凡。

    像他這種的氣質,白常寧只從一個人的身上看到過——林夢稀。

    底下那個人氣質不僅和林夢稀相似,連面容也是極為的相似。

    “他是誰?”

    星沙帝國共有三位王子,林耀林蕭和林夢稀。

    林耀現在還在邊陲城市,并未回來。

    他曾聽說,林蕭被驅逐出星沙城,并且永生永世不得回來。

    所以現在他完全猜不出底下那個人到底是誰。

    不過看其他人的樣子,對于這個人卻顯得有些忌憚。

    其他人有些忌憚,但是這個人,本身卻顯得很具有親和力。

    只見他直接舉起杯,朝向他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的時候,才對著眾人說道:“一直聽說這新沙城內城有一處怪地方,就是這個酒店,酒店一直做著賠本的生意,卻一直能租得起這的地皮,這本來是一件很奇怪的事,不來我才打聽到原來這家酒店一直給米粒之光拍賣場供應著美酒,用供應給米粒之光拍賣場的酒賺來的錢,支付著這里的房租。

    我本來一直想過來看看這到底是什么美酒,可惜無奈呀,當我那次想要過來的時候,就被驅逐出了這星沙城,直到今天,才獲得恩準,回來這里。

    這不就我一回到星沙城就要來嘗嘗這美酒,到底是如何的醉人,能以單單以賣酒,就能支付起這里的房租。

    剛才喝了這一杯酒以后,我才知道。

    就這美酒,即便是有10個這么大的地皮,單是只賣這美酒,都能支付得起。”

    聽到樓下人的自言自語,白常寧已然確認,這人就是被驅逐出星沙城的,那位二皇子林蕭。

    白常寧知曉了底下人的身份,直接走進房間里面關上門。

    剛才開著門,林若不便說話,現在關上門林若直接問道:“這底下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又出現了一個麻煩的人。”白常寧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麻煩的人?”林若不解。

    “樓下的人,是當今的二皇子林蕭,不想他竟然回到了星沙城里面。”

    林若可不知道林蕭被驅逐出星沙城,他這邊可疑惑的很,這二皇子在星沙城里面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嗎?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看著林若這無所謂的樣子,白常寧略顯詫異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有些不太懂你在說什么,這二皇子在星沙城里面不是正常的很,這有什么好覺得麻煩的。”

    林若這邊自顧自的喝著茶,眼睛瞄向白常寧那個床頭,看下那個盛著雪葉冰茶的小盒子。

    他現在喝的這茶沒滋沒味的,也有些懊惱,在白常寧不在的時候沒有去拿那雪葉冰茶。

    這會兒就想著要不要去爭搶一下。

    白常寧這邊正想要繼續說,忽的看到林若的這眼神不對,暗道一聲糟糕,然后連忙跑到自己的床頭,將他雪葉冰茶揣到自己懷中。

    然后用一種防賊一般的眼神看著林若:“你要干什么?如果想要打我這雪葉冰茶的主意,那就死了這條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切,誰稀罕。”林若開口說道,不過他的心里卻在說:這個人也未免太小心眼吧,不就是一點茶葉。

    他原本一點都看不上這茶,畢竟他知道這茶哪里有,卻不想在這里呆了這么長時間,卻越來越想喝那茶。

    不過米粒之光拍賣場,除了第一次招待他們的時候用這個茶以外,其他的時候用的都是一些普通的茶。

    喝慣了好茶,哪里能喝得慣下茶。

    嘴都被養刁了。

    他也有些佩服,白常寧竟然能克制得住,當下也是欽佩不已。

    他現在見白常寧如此這般,連忙轉移話題:“你剛才說的麻煩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見林若這邊重新拉回話題,白常寧則拍拍自己的胸口,感覺到順著雪葉冰茶的盒子的存在,方才安心下來。

    “正常來說,皇子住著這星沙城里面并沒有任何的毛病,但是這二皇子林蕭曾經做過一件錯事,好像是有關于華光玉上的錯事,然后就被當今的王驅逐出星沙城,并且對其說過,永生永世不得再進入到星沙城。”

    林若大概有些明白了過來:“你是說現在,星沙帝國的王——林印又讓二皇子林蕭回來了,但是,這又怎么會是一件麻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多一個人就多一份變化,難道你不知道嗎?”

    在當初算計的時候,林夢稀并沒有加上林蕭存在的可能。

    當初的林夢稀已經和他算過所有的可能性,唯獨沒有算到林蕭的存在,這也就讓他們計劃,可能存在著變故。

    正當林若和白常寧這邊聊著,這會兒樓道上直接傳來腳步聲,讓他們兩個瞬間閉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咚!咚!咚!”

    門外傳來三下敲門聲。

    “是誰?”兩個人互看了一眼,而后白常寧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敝人林蕭,現在想要過來拜訪一下住在這酒店里面的所有人,樓下的人我都已經看過了,我就想上來看看你們倆人。”

    林若聽到這個聲音,微微皺起個眉頭,這個聲音有些似曾相似,今天似乎在哪里聽過,卻一時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白常寧想著直接裝睡,然后不打開門。

    但是聯想到自己剛才出去的時候動靜太大,裝睡這事萬萬不可能,只得勉為其難的過去開門。

    不過他的眼睛沖著林若擠眉弄眼,意思便是叫林若藏好,不要出來。

    白常寧打開門,沖著林蕭說道:“你好,林蕭閣下!”

    他心中原本想叫林蕭殿下,但是轉念一想,若是他這一疏忽喊出這一聲,那么底下的人不就知道了,他已經知道林蕭的身份,二皇子,早已經從星沙城離開,能認識到林蕭是二皇子的人極少。

    而剛才林蕭在底下的那一番話,也不足以說明他就是當今星沙帝國的二皇子。

    所以他這么說只會引起眾人的懷疑,他們憑添一些麻煩。

    而林若這邊呆在里面,小心的往外面看,看到林蕭樣子的時候,驀然一驚:“他不就是我今天碰到的那個人。”

    見林蕭這邊,將頭往里面看了一下,林若趕忙往里面一縮。

    “我聽底下的人說,你們這個房間里面應該有兩個人,怎么現在就你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林蕭語調溫和,完全沒有一副上位者的樣子,他說話的時候,比之林夢稀來得更為溫和一些。

    羽化的氣質已經尤為都不凡,公子溫潤如玉,而現在就單單看林蕭,他的這份氣質比之羽化的氣質更為溫雅。

    “只有兩個人,不過我的那位朋友今天身子不適,一直在里面休息,也不方便見客,請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連白常寧自己都覺得她今天這個謊撒的真的有點值了,可不是一件雙雕,而是一箭三雕了。

    從早上的時候一直到現在。

    “這樣,那我就覺得有些可惜了,我今在外面碰到一個好玩的人,他看起來不像是星沙城內城里面的人,我感覺和他聊的是不是有些投機,就想著他或許會住在這個酒店里面,于是就過來看看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倒是有些可惜了,沒有找到我想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林蕭這番話并沒有在底下說過,而現在他站在門口說也特意的拔高了聲音,仿佛是刻意,要讓里面的人林若聽到一般。

    林若里面微微皺眉,他聽到了林蕭這番話意有所指,心中有些發毛。

    早知道如此,今天的時候也便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白常寧這邊轉頭看了一下林若的位置,而后再慢慢的說道:“這樣,那就讓林蕭公子有些失望了,這位朋友得了風寒,今天肯定是一天都沒有出去,你還是去別處看下吧,說不定能找到你那個讓你覺得投機的人。”

    白常寧直接拒絕道,而后打了個哈欠,似乎是在告訴林蕭,他已經渴睡了。

    林蕭這邊也是識趣,看到白常寧的這幅樣子,那非常紳士的笑笑:“行,那我去別處看看,你也好好休息,希望我明天過來的時候可以看到你和你的朋友兩個人,而不是只有你一個。”

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 | 錯誤報告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星沙若夢416》,方便以后閱讀星沙若夢第416章 意外來客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星沙若夢416并對星沙若夢第416章 意外來客章節有什么建議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修復星沙若夢416。
彩票团队计划 牡丹江市| 醴陵市| 竹山县| 五莲县| 左权县| 察隅县| 武山县| 高要市| 卓尼县| 崇明县| 合阳县| 阿巴嘎旗| 隆尧县| 通州市| 调兵山市| 新巴尔虎左旗| 阿拉善左旗| 民权县| 龙游县| 民勤县| 旌德县| 仪征市| 孙吴县| 且末县| 阿鲁科尔沁旗| 武胜县| 宜良县| 陆河县| 麻江县| 吉林市| 拜城县| 内黄县| 莱阳市| 兰西县| 贺兰县| 龙川县| 绥棱县| 保山市|